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940|回復: 0

[轉貼] 在四十七度角的方向,我愛你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08-7-17 00:41:5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我喜歡側坐。

  在四十七度角的方向,正好看著他的側臉。

  經我連日來觀察的結果,我發現他是個不愛讀書、愛睡覺、不愛說話、愛沉默、不但少微笑、而且喜歡發呆的人。

  還有一點,他也喜歡側坐。

  所以在四十七度角的方向,我清清楚楚地看著他臉上深刻的輪廓,我用眼仔細描繪他的臉龐,刻在我心版上。

  在開班會時候,他偶爾轉過頭和後頭的女孩子說說笑笑,我還是保持一樣的姿勢,也微笑的盯著他瞧,就算是我正一邊聽著同學在說話……

  我不覺得嫉妒,我知道他和女生們只是朋友。雖然說,和我也是一樣的。

  

  社團還有些事情未完,所以我最後一個離開教室,但卻跟在他身後。

  我刻意放慢腳步,想把距離拉大,可他走的速度竟比我還要慢,索性就超過他。

  步過他身旁,他喊了聲喂,我居然就回頭了。

  天殺的!

  「做什麼?」

  「妳沒有要去畢業旅行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要去兩天一夜,妳真的不去?」

  我第一次聽他說這麼多話。「嗯。」我學他淡笑。

  「我也沒去。」

  「嗯?」同樣的一個字,不同語氣。

  「我也沒去。」他又重複了一次。

  我失笑,「為什麼?」

  「覺得沒什麼好玩的。」

  「可是,你今天早上不是說要去嗎?」

  他輕輕笑著,「我騙她的。」

  我覺得很高興很高興。「不過沒去還是要來學校。」我比較想在家睡大頭覺。

  「半天而已。」他說的很輕。若沒仔細聽,我也聽不到他說什麼。

  「嗯。」又是嗯!

  沉默了一會兒,他忽然問:「妳那兩天有要去哪裡嗎?」

  我搖搖頭。

  「那妳要和我們出去嗎?」

  「和誰?」嘴上雖是這麼問,心跳則開始加速。

  他說了一些班上的男生,我忍不住問:「就我一個女生?」

  「只有妳一個女生沒去。」

 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。「你該不會跟每個女生都講說你要去吧?」因為班上暗戀他的女生實在是太多了,不可能他說不去,會有人要去的。

  我又是「第一次」見到他另一面目。

  他笑著笑著,臉就紅了。

  「可是,我怎麼回家啊?」

  「我載妳回去。」

  他常頓了一下,才回話。我懷疑這是不是他的習慣。

  「真的?」

  他點點頭。



  我現在很後悔。

  太後悔了。

  我後悔為什麼沒參加畢業旅行,而答應要和他出去玩。

  因為電影院等著的我發現,他那天說要一起出來玩的同學完全不存在,其實只有我和他。

  他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兒,刻意忽略我猛拋的衛生眼數百個。

  「走了。」

  該死的,他就只有這句話可說!?

  我心有不甘情有不願的尾隨他。

  他忽略我,我忽略自己其實是歡喜的心情。

  電影落幕。

  因為我極少看電影,所以挺不能習慣電影院的。

  「妳要回去了嗎?」他坐上他的機車,遞給我一頂安全帽。

  我一直不喜歡被還未成年的人載,因為覺得沒有安全感。但除他例外。

  「嗯。」我點點頭,盡量要自己看起來粉可愛。

  他沒答話,等我跨上後座才說,「我送妳回去。」

  我有一種感覺,就是他不想今天就這麼結束了,但我實在是不知兩個人還能去哪裡玩。我又不是喜歡逛街的女生,他想替我提東西也不可能咩。

  我有時都想抱住他。

  一是因為他飆的實在是太快了,二是我覺得很累,很想貼進他背後埋葬我的臉。

  瞌睡蟲無聲無息的侵襲我,我盡可能地睜大眼,卻還是不支的靠著他。

  感覺他沒抗拒,我想待會兒就當作啥事都沒發生過行了,免得尷尬。

  到了巷前的一家7-11,我就在那兒下車,我努力當作剛才的事只是一場夢,暗暗祈禱他不要開口說話……

  「喂。」

  不要回頭、不要回頭……「哈?」該死的!

  「那個……」他好像有問題喔。

  因為他就看著我。

  這是第一次。

  「哪個?」史上最愚蠢對話。

  「妳有沒有男朋友?」

  「我?」我好想笑。「我怎麼可能會有。」我就是長得大眾臉,街上隨便抓一個都和我有比較。

  「那妳可不可以……」

  我努力睜大眼,奮力趕走瞌睡蟲,努力想聽清楚他說什麼。

  「我也沒有女朋友。」

  唉!怎麼又改台詞了!不是該照劇本來演嘛!

  當然是我編的劇本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我的假面具掩蓋不耐,努力地陪笑著。



  「那我們……痾……」

  他吞吞吐吐地,我忍不住掩嘴笑。

  我隱約看見他深呼吸,然後,「妳可以做我女朋友嗎?」

  覺得一陣風吹過,我的手臂上起了雞皮疙瘩……

 真是掃興。



  我和他交往迄今已一個月又二十七天,我們很快的、發生了爭執。

  他說他受不了明明是我男朋友卻要矢口否認。

  我也不想啊,但是,遇上他,我的自卑感就會發作。

  他生氣的主要原因,不只是因為他「見不得光」,還有一個學長的頻頻示好讓他抓狂。我雖明白他不是什麼好學生,但從未想過他會因為這點小事便去找學長的碴,現在因為打架,正在教官室輔導。

  他被記了第一個大過。

  因為我。

  我不敢相信我和他的事是在這種情況下曝光的。

  我們在教室裡大吵了一架。

  起先還只是小小聲的「討論」,我也不知為何會越演越烈。

  「你幹嘛做這種事啊?」

  他沒答話,一直不肯看著我。

  「你現在被記過了,滿意了吧!」

  他看著地上,擺明不想理我。

  「張至偉!」

  他終於把原本低垂眼簾的雙眼抬起,看著我。

  我拖來張椅子坐下,問:「能不能消過?」

  他點點頭。

  「你消不消?」

  他搖搖頭。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我沒錯。」

  「那是誰錯啊?」我啼笑皆非。「我嗎?都是我害的是不是!」

  我知道我是激動了點,但他……「是!」

  「那你說,我錯在哪裡?」

  「妳為什麼不肯告訴他們我們的事?」

  「沒必要。」

  他似乎也被激怒了。「我覺得需要!」

  「如果你說了,我們兩個也不可能了!」他知道我所指何事。

  「和妳在一起那麼累,我也不想再繼續了!」他的話幾乎是吼出來的,班上同學的目光漸漸移到我倆身上。

  他從未如此激動過。

  我覺得生氣,也無暇管那麼多了。

  「不要就不要,你以為我稀罕啊!」

  「對,妳從來就不稀罕!」

  他指控的語氣讓我感覺委屈,真的有股想扁他的衝動。「沒錯,我就是不稀罕,大不了就分手了!」

  「分就分!」

  我們吵得不可開交,同學紛紛上前拉開我和他。我真的是受不了,我發現自己在哭。

  回頭瞪了他一眼。

  很快的,他有了新的女朋友。

  我們也不會碰面時就是一張臭臉。

  好像事情都已經過去了。
他最近大概頭腦阿達去了。

  他又被教官召見。

  因為他在廁所裡抽煙。

  連續二星期,他被記了兩支大過。

  幸好過些日子就放暑假了。因我們學校的「記過制度」是以一學年計算,不像去年是採用累積。

  我雖然很想去罵他,但是,現在的我,已經沒有立場。

  我遇見他。

  很碰巧,就在街上。

  他沒有笑。

  我很久沒見他笑。

  我不想傷心,我希望我們還是朋友。

  「你女朋友很漂亮。」我沒頭沒腦的說著。

  「嗯。」

  不過他好像愈來愈不高興了。

  我真的是很煩嘛?

  「我和她分手了。」他也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。

  「哦。」我又想問:「你……你不是說你很久不抽煙了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為什麼你……」

  他截斷我的話,「我心情不好。」

  心情不好就抽煙?「和女朋友分手?」我怯怯地問著。

  我當然希望不是這個答案。

  他的動作隨著思考定格,隨即又點頭。

  我很失望很失望。

  我真的是愛他。

  很愛很愛。

  「我問你哦。」他沒看我,但是點點頭。「我們還是朋友嗎?」

  他的眼睛裡有一些話,但是我讀不出是什麼。

  我只知我們「還是」朋友。因為他點頭。

  其實我想問的是:

  「你愛我嗎?」



  放假不久,他到我家巷口的那一間7-11打電話給我,希望我能去見他一面。

  我答應了。

  他載我到以前常去的那間咖啡店,點我嗜喝的咖啡。

  他一直沒有對我說話,我就靜靜地啜著咖啡。

  「如果,」他問我:「我問妳,我們能和好嗎,妳會怎麼回答我?」

  我覺得最近淚腺發達,心中酸酸的。又甜甜的。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他悶悶地哼了一聲,看向落地窗外。

  我們沒做什麼事,他只是等我喝完咖啡,便要載我回家。

  「等一下!」我拉住他的衣袖。「可不可以載我去金石堂?」

  他楞了一下。

  我想他是很訝異我竟會提出請求。我一向獨立的不需要他為我做任何事。

  一整個下午,我都耗在那兒。

  他也在那兒。

  他陪我在書堆裡晃來晃去,幫我拿著一本本漸漸堆高的書籍。

  他好像特別高興。三不五時的微笑。

  我也很高興。因為很久沒和他在一起了。

  「妳帶的錢夠嗎?」他笑著問。

  「當然,不然我怎麼敢買那麼多!」真是廢話。

  他輕笑。

  我好不容易把一堆書塞進他的機車裡,他倒坐在旁邊看我揮汗如雨。

  「喂,你不會過來幫忙啊!」我沒好氣道。

  他笑著起身,卻沒來幫我,「我去幫妳買可樂。」

  真是@#$%,人就這麼給我溜了!

  不過……看在他沒買錯可樂品牌的份上,原諒他!

  我在後座,打著他的手機回家,老媽在電話裡數落了我一頓,說她差點要去報警了,玩到這麼晚還不回家,是去哪兒了!我船過水無痕地帶過她的一堆問題,就掛上電話了。然後做了一個改不了的習慣:我又把頭擱在他肩上。

  「其實,我一點都不想和你分手。」我在心裡說。

  這句話我是說不出口,但是上回想問的話,我問了。

  「你愛我嗎?」

  他一頓。

  他頓著的時候,接下來不是搖頭、便是點頭。

  我等著呢!

  等著他……

  他點著頭。點了兩下。一如往常。

  我發現我是個不折不扣的愛哭鬼。

  他把我擁在懷裡,摸著我今早剛梳洗好的頭髮。

  我愛他,他也愛我。

  那是否意味我們會幸福呢?

  不知道。

  我們都還太小。

  我在他懷中哭得淅哩嘩啦的,不難想像我明天的一對熊貓眼。

  我忽然覺得我們竟為了那種蠢事冷戰這麼久很愚蠢,我告訴他,他也笑了。順帶說了聲對不起。

  我笑笑地說句沒關係,再告訴他:「我覺得我和你很像。」除了愛哭以外。我在心上補上。

  我感覺我的臉漲紅,心裡卻是很甜蜜。

  有一天,我不只牽他的手,還會讓他親我的頰、吻我的唇,還有要告訴他我很愛他的事,而現在,我可以不想現實,只要他仍願意寵我,我願意被他所馴服。

  我會繼續戀他,就算我倆終究會分開。

  沒有為什麼,而這一切的一切,只因為我愛上他。

評分

參與人數 1央幣 +10 收起 理由
jasonkau + 10 精品文章

查看全部評分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本論壇為非營利之網路平台,所有文章內容均為網友自行發表,不代表論壇立場!若涉及侵權、違法等情事,請告知版主處理。


Page Rank Check

廣告刊登  |   交換連結  |   贊助我們  |   服務條款  |   免責聲明  |   客服中心  |   中央分站

手機版|中央論壇

GMT+8, 2021-4-19 03:45 , Processed in 0.066936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5-2015 Copyrights. Set by YIDAS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